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程大利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笔惊龙蛇啜清光——程大利先生近作赏读

2018-09-14 09:18:34 来源:书画微视界作者:青溪 象炀
A-A+

  诗、书、印依秩入画,非只形式上之简单拼积。

  诗入画,所带入的,便是诗学,同样,书、印入画,亦带入了书学与印学。这样的多元“一合相”,断非简单的拼凑所可成功的。每种艺术形式介入绘画,都带入了它的技艺、精神,不知笔法、墨法、章法,何以作画?不明金石之学,不知诗律,怎能“以印入画”、“以诗入画”?更深入地说,于儒、于道、于禅皆无所知,遑论作画,即赏画亦必“隔”,此所谓“神障”是也。

——录自姜澄清《文人 文化 文人画》

规矩变化循造化 68cmx45cm

八荒悠游 138cmx69cm

册页选一 33cmx22cm

册页选二 33cmx22cm

  画家先得览“玄”,才能造“玄”。只有心镜清朗,才能映照万汇。所谓,“玄化”心灵,不外是做一番功夫,使自己在文化上接近中国画的灵界。“澄怀”之后,自能“味象”。要如宗炳那样,“闲居理气,拂觞鸣琴,披图幽对,坐究四荒,不违天励之丛,独应无人之野”,如此才能“畅神”。

  如果不对“玄”作学究式的讲述,大体说来,所谓“玄”,不外乎离世俗的烦扰而有淡怀素志;疏现实社会而亲山林崖穴。

  “玄”不外是幽远之意,并非只是“恍兮惚兮”的虚无。

  中国画有若清风素月,只送人一片清凉,当代社会太“热”,当代人太躁。一缕清凉,飒然袭来,能不“畅神”吗?过热的社会而以过热的艺术去应付,何异火上浇油。

——录自姜澄清《文人 文化 文人画》

静观四时 68cmx45cm

69cmx49cm

龙吟 68cmx45cm

大利笔 64cmx46cm

  两极对立、两极化一是中国美学精神的精微,此种精神源于易并兼收各家学说,而为石涛大加发挥,他对绘画所下的定义是:“夫画,天下变通之大法也,山川形势之精英也,古今造物之陶冶也,阴阳气度之流行也。”(《苦瓜和尚画语录·变化章第三》)他将微观的笔墨技巧与宏观的宇宙生变原理结合起来,从而使哲学精神与方法技艺浑然融化。这样的理论,使笔墨免于为狭隘的纯技巧规律所囿,而使一笔一画都与画家内心世界贯通,并导致画家以追求体证万物生变的自然精神为目标。

——录自姜澄清《文人 文化 文人画》

大利笔 33cmx33cm

磨洗山河心所寄 47cmx120cm

石径高低入洞门 64cmx49cm

吾师天地 69cmx45cm

欲言直恐泄天机 136cmx136cm

山水条屏 136cmx33cmx2

丘壑未易尽言 48cmx65cm

神龙戏海 47cmx172cm

  字、画只不过因具体的形态而别为二类,但精神却是一致的。虽然画是形状山川,字却不能摹形绘物,但它们都从天地的自然法则中汲取精华而创立自身的法。书法提供给绘画美学的原理及技术的法度,反之,书法在技术精神上,也是“绘画化”的,从“笔阵图”到“永字八法”等等,都在告诉写字的人,在运笔作点画时,要心存自然。

  这种取法于“天”,从宇宙律动、自然本真中去汲摄的形而上理,贯穿于书画各个层面,从笔墨技术到品鉴,都很“玄”,因此,“玄览”便成了书画审美的法门。

——录自姜澄清《文人 文化 文人画》

临池勤古今安有,漏壁工夫古已稀。

稚子问翁新悟处,欲言直恐泄天机。

放翁诗

50cmx36cm

戴叔伦

《怀素上人草书歌》

20cmx133cm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程大利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