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程大利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动态】程大利先生散文【崆峒赋秋】冯晓林博士助读

2017-11-28 15:33:05 来源:佛门别梦作者:
A-A+

崆峒赋秋——程大利

  崆峒晨月,广宇清冽。丛林气度幽渺,群壑骨象凛然。近揽三径间人气萧索,极目混沌处天道垂远。明河在天,星月皎然,四顾无息,西风乍寒。叹昨日欣欣云霞,今已落英铺地,绚烂至极,终归平淡。天道设自然之序,无可违哉。天之于物,春生秋实,物灵其性,事劳形随,恶必伤善,枯必失神。悼当年之晚暮,恨兹岁之欲殚。托行云以送怀,徒勤思以自悲。

  嗟乎,心徘徊以踌躇,悼前贤之永辞。顾月影而自怜,寄余命于寸阴。悦友人之寄语,乐书画以解忧,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休。诵屈子之余歌,坦万虑以存诚。归清流而赋章,聊乘化以归尽。已矣乎,应自然而共生,随化机以同俦。探质求颐,来者可追,中正平和,乐乎天命复奚疑。

丁酉秋霜程大利于平凉崆峒山庄

  程大利先生散文【崆峒赋秋】冯晓林助读1

  【注解】

  崆峒:山名

  崆:山高峻貌,山高。《广韵》:“崆,崆?,山貌。”《集韵》:“崆,山貌。“峒”山穴,与洞通。《集韵》:“峒,一曰山穴,通作洞”又,山参差不齐也。《集韵》:“峒,山参差不齐也”。可见崆峒之山,高峻参差,多洞有声,变化莫测,奇诡摄人。

  崆峒之为山,约有六处。

  一是河南临汝西南,传为黄帝问道广成子之处,又作崆峒。(见《庄子·在宥》和《唐汝州刺史卢员碑》:“庄子述黄帝问道崆峒山,遂游襄城,登新郑的具茨,访大隗,皆于此山相接壤,则此为近是”。

  二是江西赣南,见《江西省志》《读史方舆纪要·江西·赣州府·赣县》,无故事。

  三是甘肃酒泉东南,即司马迁《史记》:“黄帝披山通道,西至崆峒。”即指此。(见《隋书·地理志》、《读史方舆纪要··陕西·肃州卫》)。山顶有魏太祖(拓跋珪)埒。

  四是甘肃岷县西,即秦蒙恬北筑长城的起始之地,见《隋书·地理志》、《读史方舆纪要·陕西·岷州卫·岷山》。宋祁曰:“汉武帝踰陇西登崆峒,盖在此。”

  五是甘肃平凉,即先生所游之地,为陇右名山,与化平接界,历史上有空同、空峒、鸡头、薄落、牵屯等名。名载《尔雅》,入《山海西经》,故事最多。(1)黄帝西至之地(见《史记·五帝纪》),(2)秦始皇巡陇西经过(《史记·秦始皇纪》),(3)相传为道家始祖广成子所居之地,黄帝曾问道于此。山之东岩有广成子洞、皂鹤洞。西岩有西岩泉及琉璃泉,味俱甘冽。峰之最高者曰翠屏峰,顶有圆石,累累若珠(丹霞地貌)。一名垂珠峰,俗名屏风山。峰顶又有青龙洞,雨后将晴,云辄归洞中。亦谓之归云洞。其相对者为香炉峰,亦名香炉台。两峰间有巨石横亘,谓之石桥。山下有撒宝寨、问道宫,历代皆修葺焉。山之西北为望家山,亦峻耸。(《见读史方舆纪要·陕西·平凉府·平凉县》),《清一统志》认为,详考近汉唐诸志,山当在固原州界,今山疑皆后人所名。

  按,广成子,上古仙人,居崆峒山石室中,黄帝问以治身之要,广成子曰:“无劳尔形,无摇尔精,无俾尔思虑营营,乃可以长生。”(见《庄子·在宥》、《淮南子·詮言训》、《神仙傳一》)《文选·江淹·从冠军建平王登庐山香炉峰》评:“广成爱神鼎,淮南好丹经。”,<注>:”善曰《神仙传》曰,广成子者,古之仙人也,居崆峒山石室中。”

  六是四川平武西,山谷深险,直接番界(少数民族聚居区),状如平凉之崆峒。

  赋秋:以秋为赋,咏诵秋景。历史上以秋为赋较为著名的作品有欧阳修《秋声赋》、苏轼《洞庭秋色赋》可参考。苏作有苏轼手书的书法作品,也十分经典,《三希堂法帖》中有辑。

  赋,除了作为一种多用对仗的古代散文文体之外,主要是动词的意义:一是咏诵、吟诵。《楚辞·宋玉·招魂》:“人有所极,同心赋些”,即赋为心声之意。《文选·皇甫谧·三都赋序》:“古人称不歌而颂,谓之赋。”如苏轼《赤壁赋》:“横槊赋诗”。二是《诗》六义(即六种表现方式及程式体式),即所谓风雅颂赋比兴之一。《文体明辨》赋:”其赋古也,则于古有怀,其赋今也,则于今有感;其赋物也,则于物有况。以乐而赋,则读者欣然而喜;以怨而赋,则读者愀然以吁;以怒而赋,则令人按剑而起;以哀而赋,则令人掩袂以泣。动荡乎天机,感受发乎人心,而兼出于风、比、兴、稚、颂之义焉,然后得赋之正体而合赋之本义。

  冯晓林助读2

  【崆峒晨月,广宇清冽。丛林气度幽渺,群壑骨象凛然。近揽三径间人气萧索,极目混沌处天道垂远。】

  晨月,晓月。张华·情诗:“清风动帷簾,晨月照幽房。”

  广宇,浩瀚的天空,天宇。四方上下曰“宇”,空间也。《庄子·齐物论》:“旁日月,挟宇宙”,<释文>:“尸子云,天地四方曰宇,古今往来曰宙。”《庄子·桑庚楚》:“有实而无乎处着宇也”。<释文>:“三苍云,四方上下曰宇。”

  清宇:清净之居所。曹植《愍志赋》:“去君子之清宇,归小人之蓬庐。”

  清冽:水清凉貌。柳宗元《小石潭记》:“下见小潭,水尤清冽。”本句以水喻天,天如水清,使空旷之天宇,如有实在,其清冽如有可及触。所谓天水一色。唯有画家眼光,赋物有形。

  丛林气度:在中国传统绘画,尤其是山水画的审美评价中,丛林气度即山林野逸之气,是与“庙堂气象”相对应的概念,追求的是以“逸”为中心的,以写意为主要表现方式的自由、率性、超越、脱俗、清高的审美诉求,而庙堂气象追求的是以“入世”为中心,大致由工致的表现手法为主的大气、庄重、灿烂、辉煌的审美诉求。

  先生以丛林气度言崆峒山水,既与崆峒的道家意象相趣合,也是先生追求绘画的超逸境界的审美诉求的体现,将山水与审美,形上与形下完美结合。

  丛林,犹森林。班固《两都赋》:“松柏仆,丛林摧,草木无余。”。张协《杂诗》:“密叶月夜疏,丛林森如束”。又佛家语,僧徒聚居之所。此借佛语言道家修为之地。《宋高僧传·石霜诸传》:“南方谓之丛林者,翻禅那为功德丛林也”《祖庭事苑卷二》:“梵语贫婆那,此云丛林”

  气度:气象风度,气量。

  群壑骨象(相):六法之二曰:“骨法用笔”。骨法出于骨相,骨相决定骨法,艺术源于生活。作者以骨相言群壑,赋山水以笔法,更见作者山画一体,山从画意之致。这是一个山水画家的至高境界:将由物象提升提炼出来的绘画表现方法赋予物象本身,使物象本身具有了更高的审美意涵。这于身处道家圣地,又有物我两忘之意。在这个意义上,“群壑”就不单是自然山水的群山万壑,而是山水画中的“丘壑”,既是画面的山水形象,又是山水画家心中谋篇布局的“宋人丘壑”和画家的胸襟及“山水”素养。

  丘壑:自来不只是山丘水沟之意,在古典文献里多指隐者所居,状意致之深邃也,是画中之元素。《晋书·简文帝纪》:“自足山水,栖迟丘壑”。《晋书·谢安传》:“安虽放情丘壑,然每游赏,必以妓女从。”黄庭坚诗:“胸中元自有丘壑”,宋人丘壑即宋代山水画中的元素,在传统绘画的语境中,是与元人笔墨相呼应的概念。

  骨象:应为骨相。

  按,骨象:牛骨与象牙,骨雕艺材。《尔雅·释训》:“如切如磋,道学也”。<注>:”骨象须切磋而为器,人须学问而成德”(人必须通过学与问才能养成品德,正如牛骨和象牙必须通过切割打磨才能成为一件艺术品一样。)《尔雅·释器》:“骨谓之切,象谓之磋。”(牛骨主要是通过切割雕刻,象牙主要是通过打磨来加工成器。)《春秋繁露·王道》:“高雕文刻镂之观,尽金玉骨象之工,”《论衡·景知》:“骨曰切,象曰磋,玉曰琢,石曰磨,切磋琢磨,乃成宝器。人之学问知能成就,犹骨象玉石切磋琢磨也。”《盐铁论·本议》:“荆、杨之皮革骨象,江南之柟梓竹箭。”

  骨相:体格与状貌。魏晋时期颇流行,以人之骨骼相貌判断人之性格才情,以定人之行为成就,借以选人用人。《后汉书·马援传》:“备此数家骨相,以为法”。《北史·赵绰传》:“上每谓绰曰:朕于卿无所爱惜,但卿骨相不当贵耳。‘”:《辽史·献宝后萧氏传》:“后生太祖,以骨相异常,惧有阴图害者,鞠之别帐”。韩愈《韶州留别张瑞公使君》诗:“自叹虞翻骨相屯”;黄庭坚诗:“从来国器重,见谓骨相奇”。《图绘宝鉴》:“看画,如看美人,其丰神骨相有在肌体之外者”。王充《论衡》有《骨相》篇。在这个意义上,骨相与骨法是相同的意思。《史记·淮阴侯传》:“蒯通以相人说韩信曰:’贵贱在于骨法’”,欧阳修诗:“古人相马不相皮,瘦马虽瘦骨法奇”。

  骨法:书画家术语,指书画作品之笔力与笔气而言,为作品意义与形体之基础,足以表现神情之倾向。《唐会要》:“唐太宗尝谓群臣曰:吾临古人书,殊不学其形势,唯在求其骨法。‘’《图绘宝鉴》:“画有六法,二曰骨法用笔”。袁昂《书评》:“蔡邕书,骨气洞达,爽爽有神”。韦续《书品优劣》:“释玄悟骨气无双,迥出时辈”。

  幽渺、凛然:二语并非相对,而是互文见义。这是古代汉语中排列或对句的常用修辞现象。是“丛林气度”、“群壑骨象”都“幽渺”、“凛然”的意思,而不是“丛林气象“”幽渺”不“凛然”,“群壑骨象”“凛然”而不“幽渺”的意思。

  幽渺:本指声音轻忽、悠远不定,引指精细深微。先生以喻“丛林气度”、“群壑骨象”。在古代修辞中,以声喻形之法,使其形更有视听效果和想象空间。韩愈《荆潭诗序》:“铿锵发金石幽眇感鬼神”。韩愈《进学解》:“补苴罅漏,张皇幽眇”。苏轼《书楞伽经后》:“楞伽意趣幽眇,文字简古,读者或不能得句。”

  陈傅良《吊吕伯恭郎中舟行寄诸友》:“遐搜接混茫,细剖入幽眇”。

  凛然:严肃令人敬畏、与众不同的样子。以喻“群壑”之骨相。与“赋秋”之题意相接,言秋气之重。《汉书·杨恽传》:“凛然皆有气概。”《孔子家语·致思》:“夫子凛然”。韩愈《左司马李公墓铭》:“年十四五,能闇记《论语》、《尚书》、《毛诗》、《左氏》、《文选》,凡百餘万言。凛然殊异。”李白《宣城送刘副使入秦》诗:“秉钺有李公,凛然负英姿。”

  近揽、极目二句:远近交错,由近及远,画面平远,三径与混沌对举,人气与天道相属,尽含道家“天人合一”之意。是一个极致的书画家怀天悯人的情怀所系。这两句就是“天道远,人道迩”的最佳注解。是中国文人对人道与天道关系的最深刻的感悟,是全文的文眼。本人最喜欢,最为叹服。

  三径:本指松竹菊三小径,以喻隐士所居,《三辅决录》:“蒋诩,字元卿,隐于杜陵。舍中三径,惟羊仲、求仲从之游。”陶潜《归去来辞》:“三径就荒,松菊犹存。”后人本此,辄以三径称隐士所居。陆阙《奉达内兄希叔》诗:“杜门清三径,坐槛临曲池。”《连珠诗格·十八》:“郑月山<涉趣园>诗云:’三径归来正自佳’。<注>:三径,松竹菊径也”《精注·雅俗故事读本·宫室》:“柴桑处士,三径犹存”。辛弃疾《沁园春·带湖新居将成》:“三径初成,鹤怨猿惊,稼轩未来。”苏轼《次韵周邠》:“南迁欲举力田科,三径初成乐事多。”

  萧索:萧条衰飒,少,不景气。陶潜《自祭文》:“天寒夜长,风气萧索”。《文选·江淹·恨赋》:“秋日萧索,浮云无光”。李白《游敬亭寄崔侍御》诗:“相逢尽萧索”。白居易《长恨歌》:“黄埃散漫风萧索,云栈萦纡登剑阁”。王维诗:“荒城自萧索,万里山河空”。又,谓云气疏散的样子,并非萧条衰飒冷落无从之意。《史记·天官书》:“若烟非烟,若云非云,郁郁纷纷,萧索轮囷,是谓卿云。”《文选·谢惠连·雪赋》:“散漫交错,氛氲萧索”。<注>:“济曰:皆飘流往来繁密之貌”。

  人气萧索,意谓隐者失荒,笃守此境者寥落无所。崆峒自古为隐居之地,今似已无人隐居,先生暗叹传统文脉所续无继,体现出作者的忧思。另一方面,先生此“萧索”并不仅是感慨遗世的落寞,更突显古圣隐居之地在秋色之中飒然独立,超然世外的劲峭风骨。

  天道垂远:《左氏·昭·十八》:“天道远,人道迩,非所及也”。这是春秋时期郑国大夫子产有关天人关系问题的著名论断。言谓天道非人道,广大幽深,人不可及。人道迩,天道远,暗与上句“近揽”合远近之义。谓天道幽深广大,极尽体悟探顾。

  天道乃自然之法则,即天理、天统、天衢也。包括下文中的“自然之序”的陈述均是本文的“天道”之意。《易·说卦》:“立天之道曰阴与阳”。《书·大禹谟》:“满招损,谦受益,时乃天道。”《论语·公冶长》:“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垂:下示,示意。垂远:示意,幽远。《易·系辞上》:“天垂象,见吉凶,圣人象之,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傅亮《禅策》:“上天垂象,四灵效征。”在古代中国人的观念里,天际自然是昭示人间法则的途径,图示天象(如河图洛书)是记录、传达、揭示天意的方式,圣人是这一工作的完成者。因此,画家承载着揭示天意的职能,是圣人。

  混沌:即指远处极目景物的浑茫,又指天道的不可企及。所谓“非所及也”。混沌本指元气未分的样子,亦作浑沌,浑敦、倱伅,是道家对世界本真的理解。用今天话讲是物质世界的最初状态。《鬼谷子·本经阴符》:“神道混沌为一”。《淮南子·要约》:“混沌万物”。《白虎通·天地》:“混沌相连。”《云笈七签·浑沌》:“《太始经》云,昔二仪未分之时,号曰洪源,溟滓鸿蒙,如鸡子状,名曰混沌玄黄。无光无象,无音无声,无宗无祖,幽幽冥冥。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弥纶无外,湛湛空虚。于幽原之中而生一气焉。”

  冯晓林助读3

  【明河在天,星月皎然,四顾无息,西风乍寒。叹昨日欣欣云霞,今已落英铺地,绚烂至极,终归平淡。天道设自然之序,无可违哉。天之于物,春生秋实,物灵其性,事劳形随,恶必伤善,枯必失神。悼当年之晚暮,恨兹岁之欲殚。托行云以送怀,徒勤思以自悲。】

  明河四句:出欧阳修《秋声赋》:“明河在天,四无人声”。明河,即银河、天河、天汉。与上文混沌相应,一明一晦,画面色彩对比清亮。宋之问《明河篇》:”明河可望不可亲,愿得乘槎一问津。”戴叔伦《早行寄朱放》诗:“明河川上没,芳草露中衰”。《事物异名录·乾象·天河》:“(明河)言天汉将晓而斜也”。

  云霞、落英:皆指秋叶。艳红如云霞,铺地似落英。《晋书·顾恺之传》:“千岩竞秀,万壑齐流,草木蒙笼,若云兴霞蔚。”落英即落花。《楚辞·离骚》:“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文选·司马相如·上林赋》:“垂条扶疏,落英幡纚”。陶潜《桃花源记》:“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绚烂至极,终归平淡。句出苏轼《与侄书》,谈作文之秘:“凡文字,少时须令气象峥嵘,采色绚烂,渐老渐熟,乃造平淡,其实不是平淡,绚烂之极也。汝只见爷伯而今平淡,一向只学此样,何不取旧日应举时文字看,高下抑扬,如龙蛇捉不住,当且学此。”既是文理,亦通画理。所谓“天道远,人道迩”,于此可见。平淡与世界的本真一致,才是绘画追求的最高审美境界。李叔同也有“华枝春满,天心月圆;绚烂之极,归于平淡.”之语。

  “天道设自然之序…..枯必失神”八句,是前文“天道垂远”的具体描述,体现了先生作为一个山水画家的自然观与“山水”本色,是山水画家的至境襟怀。

  物性与灵性乃天道所赋。劳事与劳形乃人事所尽。此言先生体天道尽人事之意。

  物性即万物之本性。《风俗通·正失》:“虎豹在山,龙龟在渊,物性之所托”。

  劳事,即为俗事操劳、劳苦。《周礼·天官·宫人》:“凡寝中之事,扫除、执烛、共炉炭,凡劳事”。<注>:“劳事,劳亵之事”。孙冶让《正义》:“谓上三者外,凡王之六寝中劳苦卑亵之事”。《程史》:“隆兴初,孝宗锐志复古,戒燕安之鸩,躬御鞍马,以习劳事,仿陶侃运甓之意”。

  劳形,即劳其身体。暗喻传说中的黄帝于此地问广成子以治身之要故事。《庄子··应帝王》:“是于圣人也,胥易技系,劳形怵心者也”。《淮南子·原道训》:“夫任耳目以听视者,劳形而不明;以知虑为治者,苦心而无功。”刘禹锡《陋室铭》:“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

  悼与恨:怀念与惋惜。一悼一恨,溯往及今,由空入时,抒情之深邃更见。

  托云送怀:即诉先生身寄林泉、心托云羽的高情雅志、思古之悠情,又显上下求索的道义担当之豪情。有“……便行诗情上碧霄”之致。虽“晚暮”,“岁殚”而不能己。落实在“勤思”上,虽自“悲”而催人奋进,砥砺秋烈。送怀,传达思想感情。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诸子》:“标心於万古之上,而送怀於千载之下。”悲:谓激励,奋,愤。所谓悲天悯人之“悲”。《诗经··豳风·东山》“我东曰归,我心西悲”。《汉书·高帝纪》:“游子悲故乡”。

  冯晓林助读4

  【嗟乎,心徘徊以踌躇,悼前贤之永辞。顾月影而自怜,寄余命于寸阴。悦友人之寄语,乐书画以解忧,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休。诵屈子之余歌,坦万虑以存诚。归清流而赋章,聊乘化以归尽。已矣乎,应自然而共生,随化机以同俦。探质求颐,来者可追,中正平和,乐乎天命复奚疑。丁酉秋霜程大利于平凉崆峒山庄】

  前贤,友人:先生应有所指。

  顾影自怜:《文选·陆机·赴洛阳道中作》诗:“伫立望故乡,顾影凄自怜”。自怜非自艾,而是自爱、自觉、自我激励、奋发。而非传统文人的自伤,是于己心性的自我觉悟。喻先生如影随形,形影相伴,只身求索,孑然奋往的心怀。佛《心地观经·发菩提心品》:“自觉悟心,无有二相”。《孔子家语·致思》:“吾有三失,晚而自觉”。《楚辞·玉逸·九思·宋思》:“怅敞兮自怜”。

  寄命:寄存之命。喻短暂的生命。命非我所有,我不执命。故我命如寄,与天地同俦。我如天地自然之过客,物我同为一宅而已。寄命则如有担当。杜笃《首阳山赋》:“冀寄命于余寿”。《孔丛子·抗志》:“伋寄命以来,度身以服卫之衣”。刘峻《广绝交论》:“流离大海之南,寄命瘴疠之地”。

  书画解忧。句出陶渊明《归去来兮辞·并序》:“乐琴书以消忧。”明·刘基《题陈太初画扇》诗:“炎天玉烁水银流,琴上薰风可解忧。”书画养生励志是先生一贯主张和倡导的。魏武帝《东临碣石》:“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较之先生,豪气过之,俗气则尽显。先生文人情怀,感人至深。

  得时:顺时,应时。

  行休:行之将休,将终。谓生命将到尽头。句出陶渊明《归去来兮辞·并序》:“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休。”张铣《注》:“休,谓死也。”唐·储光羲《渔父词》:“非为徇形役,所乐在行休。”金·王若虚《题渊明归去来图》诗:“得时草木竟欣荣,颇为行休惜此生。”生命之短暂与万物之得时相应,“吾生之行休”即“万物之得时”之具体而微。

  屈子余歌:联系上下文,应指“吾将上下而求索”意。

  坦:敞开,放开,放弃。

  存诚:存其内诚。“诚”是中国传统文人修身养性的最核心的范畴。出自语本《易·干》:“庸言之信,庸行之谨,闲邪:存其诚。”释义为谓心怀坦诚。孔颖达疏:“言防闲邪恶,当自存其诚实也。”

  归清流:句出陶渊明《归去来兮辞·并序》:“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归于清流,不预俗事之谓也。清流一谓清澈之自然。相传崆峒山之西岩有西岩泉及琉璃泉,味俱甘冽。(《见读史方舆纪要·陕西·平凉府·平凉县》),

  二喻德行之高洁。班固《两都赋》:“镜清流,靡微风”。曹植《洛神赋》:“或戏清流,或翔神渚”。陶潜《归去来辞》:“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王羲之《兰亭集序》:“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薛道衡《咏台纸》诗:“昔时应春色,引绿泛清流”。《三国志·魏志·桓阶陈羣等传评》:“陈羣动仗名义,有清流雅望”。《唐书·裴植传》:“初,全忠佐史李振曰:此等自谓清流,宜投诸河,永为浊流”。《宋史·选举志》:“县令选尤猥下,多为清流所鄙”。欧阳修《朋党论》:“此辈清流,可投浊流”。

  乗化归尽:句出陶渊明《归去来兮辞·并序》:“聊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归化于尽。以尽为归为化,为返回起始,这是道家旷达的生命观,是与前文“寄命”、“行休”及下文的“应自然而共生,随化机以同俦”相应的生命顺应自然的观念。化,即下文的化机,化即机。作为一个山水画家,化,即将自然的山川融汇于画面作品之中,这是一个山水画家的生命存在方式和体现,是与天地同俦的方式。

  探质求颐:即上文的“诵屈子之余歌”、“坦万虑以存诚”的注脚。《周易·系辞上》:“探赜索隐,钩深致远,以定天下之吉凶,成天下之亹亹者,莫大乎蓍龟。”质,本质;赜,幽深玄妙。句意探究深奥的道理,搜索隐秘的事情。

  中正平和:即上文的“终归平淡”的注脚。

  乐天命:句出陶渊明《归去来兮辞·并序》:“聊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谓天道之流行而赋于物者,有物必有则,及自然之法则也。《礼记·中庸》:“天命谓之性,率性谓之道,修道谓之教”谓天赋予万物之理。《章句》:“命,犹令也;性,即天理也,天以阴阳五行化生万物,气已成形,而理亦赋焉,犹命令也,于是人物之生,因各得其所赋之理以为建顺五常之德,所谓性也。”《易·萃》:“利有攸往,顺天命也”。《尚书·周书·君奭》:“天命不易,天难谌”。《诗·小雅·小宛》:“各敬尔仪,天命不又”。《论语·为政》:“五十而知天命”。

  同俦:犹同伴、同行。三国·魏·曹植《节游赋》:“浮素盖,御驊騮,命友生,携同儔。”元·宋褧《至元三年六月八日史局赋五言十八韵》:“詰朝重赴局,持此诧同儔。

  程大利艺术简介

  程大利,江苏徐州人,画家、美术理论家。原中国文联委员、中国美术出版总社总编辑。编审。人民美术出版社总编辑。中央文史馆馆员。

  冯晓林艺术简介

  冯晓林,男,1958年生,四川梁平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绘画史专家、博士后。中国国家画院高级访问学者、荣宝斋画院特聘教授、中国人民大学画院导师。氏于动乱冥蒙之时,遇蔬果博古清供画先辈大师鄢茂銧先生于离乱之中,遂相与忘年,沉默于笔情墨趣的山水、花鸟之末技,于废纸旧书堆中,抄习全本《芥子园画传》、《耕香馆画賸》等无用之术,遂以三十年不辍于隙,后习汉语言文学专业,教书卖文十年。1988—1993年于北京师范大学从毛礼锐、王炳照、郭齐家先生攻读宋代理学(古代教育哲学)硕士、博士学位,2000—2003年于中国艺术研究院从郎绍君先生作中国绘画史博士后研究。曾任职于教育部、中国社会科学院。现为中国国家画院高级访问学者、学苑音像出版社社长、编审、总编辑。有《中国传统绘画批评的基本理论问题研究》(上、下卷 学苑出版社)、《清代绘画史》(上、下卷 中国文史出版社)、《清代的绘画》(河北人民出版社)、《郑板桥款识书法》(北京出版社)、《历代名家小楷精品》(春风文艺出版社)、《芥子园画传全解》(10卷)、《画谱集成》(90卷)、《〈芥子园画传〉研究》(荣宝斋出版社)、《论画精神—传统绘画批评的基本范畴研究》(中央编译出版社)、《历代书画关系论导读》(中国商业出版社)、《画谱研究》(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画论经典导读》(中华书局)、《唐代的教育》(人民出版社)、《“荆公新学”的教育哲学》(国际文化出版公司)、《文艺复兴的教育与文化》(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中国传统文化与中国文化传统》、《说古意》(《荣宝斋》月刊)等书画理论著作及论文问世或付梓。

  绘画起于花鸟,成于山水,以拙自为,惟推陈,不以出新。花鸟磊落清雅,大荷梅菊、水仙月季、博古清供,独创画法,深得藏家喜爱;山水界画,承南画之温润,北画之壮丽,是为山水正宗;善画苍松巨柏,其松如端人正士,高山大壑,姿肆俊伟,气象萧森,有雍容祥泰之象,号为“国松”;书法石鼓及汉碑简牍,变古有宗。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大展,为国内外多家博物馆、公私团体、学术机构、社会组织等收藏。出版有多种书画作品集。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程大利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