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程大利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带支柔毫去域外

2017-06-30 11:09:30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程大利
A-A+

  自从喜欢上黄宾虹的画以后,就不想带相机出门了。在欧洲,照相术的发明使古典主义油画乃至写实的艺术都陷入了尴尬。印象主义波澜壮阔地兴起以后,梵高等再也“不去反映物质世界,而去表现精神世界”,而后表现主义遂得以天马行空,并标识着绘画史上现代意识的到来。

  其实,注重表现乃是东方艺术的传统。按表现主义的标准,中国的书法、绘画的笔法,没骨和写意的趣味,尤其是文人画,本身就具有着比西方更早的抽象性。就色彩运用而言,欧洲人更尚色,而且把对色彩的敏感发挥到了极致。中国人“夫画道之中,水墨最为上”的主张和“运墨而五色具”的观念千载不移。把线的运用同样推到了极致。文人趣味加上“运斤成风”的本领使笔墨艺术的书写趣味成为中国文化的一道独特的风景。可以想像,徐渭和八大作一次欧洲写生之旅,留下的不会是水彩画,应是承载着异域人文精神的笔墨之趣。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国人的写意精神萎缩,向写实靠拢,甚至把些透视、解剖、素描关系、色彩冷暖都加进了笔墨,与一百多年来欧洲人走的路整整调了个。欧洲人义无反顾地从写实走向写意,甚至进入了抽象表现的境地,追求着艺术人格的绝对独立性,八大、徐渭都到欧洲转世了。

  “艺无古今”,谢赫之言。石涛的“一画”说,在塞尚、梵高的画里都有印证,甚至贾科梅蒂的雕塑、高迪的建筑皆是以“一画”为本生发,然后“法自我立”。凝神于贾科梅蒂的作品陈列,流连于高迪在巴塞罗那的工作室,那种充满写意精神的手稿正印证着黄宾虹那句“艺术将无东西之分”的名言。一首禅诗谓:“道无不是无,道有不是有;东望西耶尼,面南看北斗。”即是让我们破非此即彼的死执,从两难悖论中解脱。

  中国人的毛笔直通大千,一支柔毫在手,“览宇宙之宝藏,穷天地之常理,窥自然之和谐,悟万物之生机”(傅雷语)欧洲大陆与中华地域确乎不同,色彩饱和,阳光灿烂,人文风习,更是殊异,但又何尝不是“一画”驰骋的天地?笔墨宣纸尽可以避开“风景”画出“山水”。不必拉开架势逞能角力,尽可以饱游饫看,屏心静气“观道”,冥思遐想,从容不迫“写心”。胸中具有神奇,造化自为我用,高山大海深藏墨趣,殿宇教堂直可纵笔。

  从西欧到南欧,掇景于烟霞之表,发兴于都市之林,边走边看,边看边想,边想边画,竟也存下一批画稿。从帕提农神庙到古罗马集市,从巴塞罗那的圣家族教堂到里斯本的老城,在阿尔卑斯山的上空飞了几个来回,欲望脱尽羁绊,心灵放飞了几十天。就这样天上地下,静以观之,虚以纳之,退而思之,援笔写之,种种感受,集于腕底,遂留下了这批墨痕,冠之以“写生”,就教于同道焉。

甲午正月于巴黎旅次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程大利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