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程大利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也欲胸怀别样开——程大利老师庚寅黄山写生侧记

2011-08-30 14:04:00 来源:《十方大家》2010年06月 总第80辑作者:翁芳友
A-A+

  庚寅春月,清明时节。中国国家画院程大利山水画课题班一行19人,在程大利先生的带领下,赴黄山写生。在云雾中亲历“坐忘”之苦与乐,面对大山,思接前贤,旨在完成“由山川到笔墨”的研究课题。程先生来黄山早已有十次之多,但他绝少动笔,而是用眼看,心摹手追,遥追太虚之魂灵,每次都饱览而归,留下思考的积淀。

  在黄山各种景象奇观,自是目不暇接。山峦之间霭霭停云,如千潭之同映。岚升雾蒸,置身其间,仿佛浸入了要粘上衣来的月光海里。让我们这些“彷徨于思绪迷离”的现代学子,难免顿生怀想千古的思绪,竟有翼趁东风之想,化在这云海冥雾之中。

  程先生在这里给我们讲新安诸家,讲渐江,讲石溪,讲梅清,尤其讲黄宾虹,讲黄宾虹的艺术思想和“内美”意识的发端。在写生过程中,程大利老师对我们讲:“在大自然面前应知敬畏,不要先想着改造自然,先改造自己吧。楼台亭阁,乃至人都是短暂的,唯有大山是永恒的,以亿万年计,与天地精神往来,吸纳点天地真气足矣,把心、肝、肺掏出来洗洗,洗干净了再和自然对话”。他还说,“笔墨是非常民族化的艺术智慧。山水画绝对不是风景画。仅仅用毛笔把山川搬到纸上是远远不够的。要传达出‘心象’的高妙和笔墨的精到以,以‘一管之笔’拟出‘太虚’的神髓”。在中国美学思想的指导下的绘画,已不是对物象纯客观的描摹,而是把客观的对象纳入胸怀形成“心象”,也即心源之象,心源之象来自对造化的理解,也来自画家的长年积学,否则,皮相的“写生”毫无意义。程先生时时批评二十世纪的积习,并批评以“创新”为借口的浮躁,极强调重温传统的意义,在用笔二字上下苦功。

  程老师笔下的黄山,融入了自己的笔墨风格,而使笔活墨灵,有生气,灵而韵致。画面虚实相生,气韵充盈,幽明融潜,清寒透亮,用墨之法,尽在其中。山与树与云,既虚又实、虚实相映。而用笔直追前人“金刚杵”的力道。

  他在布局上善于在画面中内留虚白,那“虚白”飘飘渺渺,烟云蔼蔼。但是,像这种“虚空”之境却是极需“画外之功”才能得到的,只有内心清净,才能作到造境的清净,在他的画中莫不体现出一种属于诗的意境,从而使画面充满诗意,使之别具一种雅致风貌。对于程大利老师此次黄山写生作品,如果要用一个简单的概念来区别与前人表现黄山的不同,我认为,他的这些作品更多的是得黄山之逸与厚。一如其人,儒雅、淡泊却深邃。

  程老师不仅是位优秀的画家、理论家,更是其艺术理论的实践者。数日的黄山之行,他创作了大量的写生作品,用功之勤,竟令我们这些比他年轻许多的弟子汗颜。他睡眠时间似乎很少,他动笔与“打坐”无异,完成一件作品后,精神尤其饱满。应了他常说的:“画画是健身和养心,感到累了,可能心性和方法出了问题”。

  黄宾虹在弥留之际曾低吟一联:

  何物羡人,二月杏花八月桂;

  有谁催我,三更灯火五更鸡。

  自古以来,凡有大成就者, 有谁不是以刻苦用功为乐,有谁不是勤奋地忙碌着自己的所爱与所好呢?

  作为后学弟子,程大利老师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很多很多。

  翁芳友

  2010年4月客于富春江畔

  (翁芳友:中国国家画院教育培训中心工作人员,程大利工作室班主任。电话13811460293)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程大利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