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程大利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聆听泉声——观程师大利先生画作随想之四

2018-07-20 10:58:55 来源:程大利笔墨艺术作者:
A-A+

程大利先生作品《关河萧索》

  圣人说:“智者乐水”。

  老师程大利先生醉心山水,尤其爱水。他赏泉、画泉,几乎每幅画里,都有泉的影子。

  古人的泉声在诗间飘荡:从“瀑布半天上”飘到“飞流如画帘,直下数千尺”;从禅意浓浓的“清泉石上流”飘到“云自无心水自闲”。泉声也在画间流淌:从荆浩、关仝、李成的高山流水到范宽的《溪山行旅图》,将泉声奏到最强音;从董源、倪瓒、八大到宾虹,把溪泉拨到空灵、玄奇的妙境。

  大利先生的泉从古人处流来,一路顺风顺水。仔细辬析,有两大境界:一是雄壮美,二是空灵美。

程大利先生作品《天山》

  雄壮美: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银瀑飞泻,宏伟壮观;泉声轰鸣,震天动地。壮美的泉多是亲吻雄山大川,在峰峦叠嶂之中,峭壁绝崖之上,一挂或多挂长泉,激流飞溅。瀑泉倾向形似,叠加变化,在长短、大小、方圆、浓淡上有精细布局,呈现多姿多采的美感。

  倾耳细听,先生的壮美瀑泉,大约有以下几种发声形式。

  深色崖壁衬泉,对比强烈,震耳欲聋:《浮云不共此山齐》、《天籁一味》,都是一挂飞泉,如白炼垂空,直泻而下,仿佛青龙吐涎,声如洪钟;《惟有泉声响四时》、《和圣之境》,乃是双泉悬空,一长一短,互相呼应,瀑声轰鸣;《拔地青苍五千仭》、《千载寂寥披图可鉴》等,又是多条瀑布倒泻,如条条轻纱,飞珠溅玉,响遏行云。

  浅色峭壁托泉,浑然一体,振聋发聩:《山高方知泉声长》,三条瀑泉,形态各异,如一条条白色玉带,倾泻在石间,高处者落自云宵,低处者流达溪泉,飞珠溅玉,云漫雾绕。《梦回天山》、《大壑开新境》雄浑自然、银灰一色,远远望去,乳白色的瀑布像是一团团的浓烟下坠,水气蒙蒙,珠玑四溅,群山与涌云相吻,白云与流泉共欢。

  水为主体的泉,大气磅礴,穿云裂石:《千古之声》,乃泉之奔泻,大面积的瀑布倾倒而下,铺天盖地,如雪崖崩溃倾倒,有雷霆万钧之势,象烈马奔腾而下,发壮怀激烈之声;《太行山写生》(2010年),若泉之合奏,点线跳宕,虚实互应,似雪帘倒挂,如银珠飞溅,更象一章乐曲,高、低、轻、重的音符在跳荡。

  千姿百态的泉,眼花撩乱,龙吟虎啸:《晚晴》,是泉的上下组合,上有组泉垂挂,若珠若帘,下有溪泉,若隐若现,泉声轻灵婉转;《看青山绿水…》,是泉的黑白对比,一泉独泻,泉形刻画精准,透澈明亮,泉声叮咚,清脆悦耳;《关河萧索》是泉的大汇总,从上到下,从左到右,长短粗细,线点结合,极尽情态。这里有白练垂落、浪花飞溅;有溪泉曲绕,流水潺潺;明晃晃,清亮亮,碧莹莹,蓝幽幽。这是一曲民乐合奏,抑扬顿挫,悠扬婉转,美伦美奂,感人肺腑。

  瀑泉一路流向溪泉,愈流愈空灵。

程大利先生作品《龙呤——燕山之一》

  空灵美。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是泉的优雅轻灵,泉的浅吟清唱。由“声喧乱石中”,到“一溪流水一溪月”;由飞花溅玉、倾泻轰鸣的引吭高歌,变为溪水潺潺的丝竹管弦。既是不同美感的呈现,更是美感的升华。

  空灵美中,有繁笔意泉,简笔意泉,极简意泉,无笔意泉。

  繁笔意泉:以茂密的点线组合,演奏轻快的乐章。

  浓重的繁笔写溪泉:无论是宏篇巨制的《秦岭深处龙脉起伏》、《大壑开新境》,或是《吾师天地》、《巴山夜雨》,泉开始流变,一改长长短短的瀑泉,为大小石块组合的溪泉。山青水秀之中,银溪如练,屑金碎玉;溪水淙淙,清越动听。

  《天山》乃宏大之篇,全幅俯视,群山连绵,云移山动,下部的溪泉显现出别样的动感及声响,其影莹莹,其声汩汩。《山川入梦白云逸神》是浑茫之作,云山、土石、植物、流泉浑然一体。左下角的泉上小下大,成扇形散开,深色的石块托出泉水,既与山石融为一体,又在石间粼粼闪现。《老龙深夜听泉声》谓神来之笔,全幅简洁,山、石形浑而隐约,只突出云、泉。泉呈多叠,形态多变。深色者与岩石溶合,如岩似泉;浅色者与水雾通融,似真如幻。《可虑尘垢》呈精心架构,突出云、泉,尤以泉重。以两组泉为主,占据画面主要位置。左泉繁复,派生多条小泉,水帘倒垂;右泉单一,从上到下,一泉悬挂。各泉以留白代之,略施墨点,泉声叮咚。《暮落见云起》为妙笔杰作,通篇点线密聚,浑厚,右上边几个墨点点醒泉眼,右下角及左下角似不经意的几个点,悠悠烟水,涓涓有声。

程大利先生作品《静观四时》

  淡雅的繁笔写溪泉:此类作品多是立幅,上部云烟飘拂,中部云山挤兑,下部溪泉潺缓。无论是《春林清话》,还是《涧水无声》;无论是《夏泉竹影》,还是《月出夜山深》;无论是《秋云浩荡》,还是《千山云起泉无声》。通篇以石块、墨点围合溪流,精雕细刻,淡雅俊逸。泉水流淌地,波光潋滟,莹莹悠悠;流泉坠落处,飞珠碎玉,潺潺淙淙。既有“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光彩,又有“琴声在音不在弦”的意蕴。

  繁笔的意泉一路浅唱,流向简笔的松灵诉语。

  简笔意泉:简洁的点线组合,在轻盈咏说。它有绝妙的舞姿,又象古琴响起,缓缓流淌,亦扬亦挫,深沉婉转。《藏雪》泉与山融,浑然一体,泉被压在画幅下部,泉意简淡,唏唏沥沥;《天高月明》泉与云融,从上到下气韵通达,只中段几组石块,串起大小不一的墨点,云耶泉耶,叮叮咚咚;《诗藏云壑深处》泉与潭融,用少量的点串出溪泉,以空白布局潭,溪潭浑然一体,如诉如歌,咕咕噜噜;《静观四时一-燕山之二》泉与路触,路与云触,分不清是路是泉,泉路低吟,叽叽哝哝。

程大利先生作品《规矩变化循造化》

  极简意泉:极简的点线组合,在絮絮低吟。往往几个墨点,两三石块,意表泉之存在,乃意到笔不到。《龙吟一-燕山之一》、《规矩变化循造化一燕山之三》、《云山妙谛》极简,往往是几块石的排列,泉声油然;《泉》(2014)、《心胸明净》、《云山四壁王维诗》极简,寥寥数点数笔,泉在石间;《大山为师》更简,右下角杂丛间只有三个点,泉意自在,泉声幽幽;《秋情》简到极致,两石块围合,根本无墨点染泉意,泉跃然纸上,泉声沥沥。极简的意泉,似一曲曲美妙动听的乐曲,琴声从指间流出,蜿蜒而来,缓缓流淌,绕过丛林,流过顽石,淌过心田。柔美恬静,心旷神怡,一唱三叹,荡气回肠。

  无笔意泉:虚无的点线构想,在画外呢喃。泉的最高境界是无泉之中见泉影,听泉声,此乃上上之泉。《如水清致》、《云淡如诗》、《雪峰融尽满山清莲》、《晓来云山有无间》、《碓臼峪写生遇雨》,泉无片石点墨,霞蒸雾漫处,云里觅泉无踪影;耳边泉有声,娓娓喃呢,如梦如幻,飘飘袅袅,绕梁三日。

程大利先生作品《规矩变化循造华》局部

  聆听泉声,在意,泉之意不在形。“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聊抒胸中逸气耳”。先生认为逸有六字诀:不象,自由,出尘。不拘泥于物象,一切忠实于个人情感,不为时风左右。我们驾着静、慢、淡的云烟探微,淌出幽、深、远的流泉,淌出悠远、恬淡、空灵的含蓄之美。

  耹听泉声,在意,泉之意不在声。音不在高低,全在意韵。“但识琴中趣,何劳弦上音”,空灵萧然之意,得于弦外,言有尽,而意无穷!

  先生追求“心灵自由”,是要“远离功利诱惑”,是要“寻求天地精神”。

  在当今时风下,堪为君子,真智者也!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程大利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